笔记小说百科

广告

剑侠情·少侠高飞遭遇不速之客

2012-03-23 19:29:39 本文行家:段钱龙

高飞怀揣千两白银,从五六丈高的陈家堡跃下,在淡淡的月色之中,犹如雄鹰展翅,凌空飞翔,于是博得了“侠盗高飞”的美名。

侠客情侠客情


      那还是十年前的事情了,现在想起来,萧秋雨还禁不住热血沸腾!

  十年前,萧秋雨去河南洛阳聚贤庄找同乡高飞。

  高飞在萧秋雨家乡可是个名人。有一年家乡闹灾荒,很多人家没有米下锅,高飞回家,带回来一百斤大米。高家的所有亲戚,附近的男男女女全都涌到高家来。高飞看着这一百来双大大小小的眼睛,充满渴望的眼睛,只能打开米袋,一一分发。最后剩下留给母亲的,只剩下五六斤碎米了。虽然母亲一再说没事,掺和点野菜,也能吃一个月。可是高飞怎么忍心。于是高飞夜入县城,一夜之间连盗县城首富陈东坡家,得到白银千两,到邻县购得一船万余斤大米,分发给众乡民。等到捕快找到高家,高飞早带着母亲远走河南。大家都说,高飞怀揣千两白银,从五六丈高的陈家堡跃下,在淡淡的月色之中,犹如雄鹰展翅,凌空飞翔,于是博得了“侠盗高飞”的美名。

  那一年高飞十五岁。

  高飞十二岁来到聚贤庄,聚贤庄主白啸天,是河南武林盟主,手下门徒三百余人,手中一柄长生剑,纵横武林二十年,罕有敌手。高飞拜师八年,肯吃苦,能出力,而今隐然是聚贤庄年青一辈的翘楚,深得白啸天喜爱。

  高飞和萧秋雨言谈甚欢,一会便引去大厅拜见师父。聚贤堂宏阔轩敞,屋顶足有三丈高,十余丈深,两排座椅上满是三山五岳的豪杰。见到高飞,大家点头而笑,高飞小步前进,禀报师父有同乡老友拜见。白啸天正和前排的一位白须老者聊天,摆摆手,于是高飞侧身站在一边等候。

  等了许久,白啸天回头对高飞说:高飞,拜见许大侠。高飞忙打躬作揖,说:可是河北临风一剑许中行大侠?白啸天说:正是。许老在河北掌舵四十年,天下人都敬重他啊。当年关中七虎横行关外,许老孤身独闯虎穴,连杀七虎,全身而退。”许中行手捋白须,笑了,说:“都是少年往事了,现在不行了,老了。”白啸天说:“许老谦虚了,您龙马精神,老当益壮啊。”又回身对高飞说:“飞儿,你刚说有谁想见我?”高飞忙躬身回答。

  高飞引萧秋雨前来。

  拜见之后,萧秋雨环视大厅,见大厅上端坐着百十位汉子,一些人身后还有弟子侍立,大厅上人虽多,却寂静无声,只有中间的白啸天在和许中行说话,声音很低,时不时两人发出大笑。满堂豪杰都肃穆倾听,唯有廊下的一位的汉子自顾自的喝酒。这汉子二十五六的年纪,身材中等,一双手却奇大,一手提着酒瓮,一手却按着剑柄。这柄剑很奇特,一般佩剑都是剑身三尺,剑宽三指,重七斤左右,而这柄剑却足有六尺,宽六指有余,重量当在三十斤以上,且剑身发暗,不似一般铁剑。一根铁链连接剑柄,缠绕在手臂腰间。汉子没有座位,就在廊下地上叉开腿坐着,一大口一大口的喝着。

  萧秋雨问高飞此人为谁,高飞摇头,说:“不知道哪里来的野汉子,一柄大剑从不离手。见人也爱理不理的,一点不知上下尊卑。要不是顾及颜面,师父早下令赶走他了。”

  午饭时间了,聚贤庄的饭厅也气派非常,一个宽两丈,长三十丈的大长桌,足可坐下百十人。白啸天却不在饭厅吃饭,自和几位有名望的大侠去雅室宴饮了。酒菜上来了,大家互相推让,谁也不肯上座,那持大剑汉子一屁股做到当中,伸手拿起一个猪腿就啃了起来。大家都很气愤,议论纷纷,不过师父们都不在身边,大家搞不清楚这汉子的来历,倒也没人发难。大家按各自师父的名望武艺依次坐下。一会儿高飞领头,大家纷纷起身,举起酒杯,互相敬酒,说着一些客气话。而那持大剑的汉子屁股也不抬一下,埋首盘中,仿佛满座群雄也不如眼前的猪腿值得看重。

  高飞很生气,叫来几个师弟,要把那人赶出去。
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段钱龙常用笔名叶之秋。江西鹰潭人,高中语文老师,文史研究者,新浪网2011年博客年终评选,入选草根类文史五大名博,半年来在新浪讲坛栏目推荐文章将近三百篇。联系方式:QQ 514800342 邮箱 chufen1979@sina.com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