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记小说百科

广告

吕祖托梦无人能解,破落户慧眼识英雄

2012-03-01 09:44:30 本文行家:吴仙花

本文出自《太平广记》

      

吕洞宾吕洞宾


    有个朋友曾经说过这样一个故事:故事挺有意思的,说给大家听听。
  有一个人有两个儿子,都到十九二十了,他的朋友说:“今年乡试,您两位公子按照惯例都可以去参加考试,但是在北考场,只能取中一人,那两兄弟就不能同时取中举人了。何不把两兄弟分开来考,一个在北考场,一个在东考场。你们的家学源远流长,有可能会同时上榜,怎么样?”老爷子想想也是,这可是个好机会,真的同时中举那真是不得了。所以考前就让自己的大儿子往东去,第二个儿子留在京都。结果第二个儿子太想中举了,所以提前就写了两张阄,一张北闱,一张东场。一夜焦急地等。
  天还没亮,就跑到关旁庙前去祷告,结果一抓抓到东场,这下急了,跟父亲说自己去东场有利。父亲看了看那张纸条,感慨地说道:“你的哥哥是由廪生捐的贡生,录取取来容易些,你是秀才捐的监生,十分之一的录取率,恐怕有些难啊。”老二却马上就接上话了:“我这次期望的是中举,还担心取不了考乡试的资格啊。”
  原来明清考生守则上指出,凡要参加乡试的同学们,如果是前一年考试的一二等可以直接参加乡试,三等则分为二类情况,小省就前五名,大省前十名也有资格直接进入决赛,至于这些情况之外的,包括没有参加考试的那些个监生啊,荫生啊,官生啊,贡生啊都必须经过省教育厅组织的专门考试,这个考试就叫录科,录取了才可以参加正式的乡试。老二就是属于这种情况,必须参加资格赛。说白了,就是参加乡试前还有一场考试,如果这场考试考不中,那就淘汰出局,等下次再说。
  他父亲担心的也就是这个问题,老大是享受国家国务院津贴的优秀学生,直接参加乡试。但老二是属于成绩不太好的三等后面,录取比率是十分的小的。
  父亲看着儿子说话的神形,特别的开心,就答应了让他到东场去考。
  过几天又约了同学们一起到吕祖祠去讨个梦,结果大家伙全都没做梦,眼见着所有人都一头雾水,什么梦都没做。内中老二也装作没做梦一样,回去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老爹。原来这次讨梦只有老二做成功了,梦中有块脚很高的牌子,上面写着:“童子六七人”五个大字。他觉得好奇怪,偷偷地把这件事情告诉他父亲,他父亲说:“这个题目很象省教育厅出的考题,国家教育部肯定不会出这样的题目。何况神仙知道题目也不至于直接就把题目告诉你。你千万不要把梦中的题目说得到处都是,不要惹祸上身。”老二退下去后就依着题目作了一篇文章,花团锦簇地,请高手帮忙改正并把它背了下来。
  等到考试时,发现题目竟是“童子六七人浴乎沂”两句。老二认为自己做的那个梦应验应在资格赛上,与晋级赛的乡试无关。原来还指望在第一场资格赛中取得名次,但现在看来不要说中举了,恐怕乡试的都不会有了。所以心思也就冷了。在晋级赛上作题目时就专心思考,想什么,不知道。
  考试完了后,亲友都凑份子摆酒席接考生,老二勉勉强强地去了,但是不高兴都写在脸上了。在酒桌上,有一个破落户叫江二,很喜欢开玩笑,举起酒杯来给老二祝酒:“题目虽然和梦境不同,但榜上的名字却应该一样。”大家就问他怎么回事,江二说:“公子正当十九岁的好年龄,还没结婚呢,还是童子之身;六七人呢,六七四十二,今年这次肯定会中第四十二名。”大家都哈哈大笑,笑他讲的好。老二也被他说的笑了出来,并且当时就说:“如果真象你说的那样,我们以后有福同享。”
  终于到了揭榜的时间,老二果然就中了举了,而且名次和江二说的一样。老爷子才相信梦是真的。老大在北场考试没中,不久就找了个老师当当。老二当官当到省里一把手,江二和他在一起,一直到老死。

分享:
标签: 科举 吕祖 破落户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